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HK$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NMN可防治新冠!清華大學於全球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最新資訊!


     THE LANCET
 “新冠肺炎是一种衰老相关疾病” 这一理论,正在逐渐成为全球学术界的通识。

“中国医学圣经“《柳叶刀》,开始呼吁医疗机构使用抗衰老物质治疗新冠肺炎。

NMN类物质,似乎将是这场抗衰老物质“临床竞赛”中的首个优胜者。



NMN類物質曾因市場漫天的誇大宣傳與人體實驗臨床數據較少而飽受爭議,隨著然而隨著人體2、3期臨床(NMN類物質曾因市場漫天的誇大宣傳與人體實驗臨床數據較少而飽受爭議,隨著然而隨著人體2、3期臨床(今井真一郎演講會丨NMN二期臨床試驗成果面世!)的實驗結束向人們展示了充分的數據支撐,NMN類物質對人體健康的正面功效得到驗證。)的實驗結束向人們展示了充分的數據支撐,NMN類物質對人體健康的正面功效得到驗證。

近日,在中國中科院團隊聯合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在頂級期刊《Cell Discovery》上發表了他們的臨床前研究,他們發現補充NMN對於新冠具有類似NAD+的效果,它不僅可以改善感染新冠后引起的NAD+代謝,還能改善免疫反應和細胞死亡相關基因表達的失調,抑制細胞死亡[1]。

 


 [2]  Jiang, Y., Deng, Y., Pang, H., Ma, T.,Ye, Q., Chen, Q., ... & Xu, Z. (2022). Treatment of SARS-CoV-2-inducedpneumonia with NAD+ and NMN in two mouse models. CellDiscovery, 8(1), 1-17.


在小鼠模型中用 NAD+ 治療 SARS-CoV-2 誘導的肺炎 

為了探索 COVID-19 的潛在治療靶點,實驗檢查了小鼠適應的 SARS-CoV-2 (MASCp6) 感染小鼠模型中的失調基因 [2]。實驗團隊在感染後 3.5 天 (dpi) 對 8 個月大小鼠的 SARS-CoV-2 感染肺部進行了全球基因表達分析。將麻醉的 6-7 周和 8 個月大的雌性 BALB/c 小鼠鼻內用 7.2×10 5斑塊形成單位(PFU)的 SARS-CoV-2 劑量,每組總體積為 40 pL . 在接種病毒後半天開始,通過腹膜內註射連續三天和每天一次,給感染的小鼠施用溶解在 0.9% 鹽水中的 NAD+。

 

圖注:補充NAD+後肺部各項指標的變化

c:炎性細胞聚集密度 d: 炎性細胞聚集面積e:氣道阻塞比率 f:氣道阻塞面積


基於SARS-CoV-2和ZIKV感染導致NAD +相關基因失調以及小鼠和人類血清NAD +水平降低的觀察結果實驗調查了NAD +補充劑是否可以挽救SARS-CoV-2誘導的病理效應。通過更詳細地表徵了受感染小鼠肺部的病理特徵(肺炎)。


SARS-CoV-2刺突蛋白和核衣殼蛋白抗體的免疫染色表明,SARS-CoV-2主要感染氣道上皮細胞和一些肺泡上皮細胞閉合到氣道。感染模式類似於SARS-CoV-2的另一種小鼠適應模型,其中重塑了刺突蛋白中的受體結合結構域,以促進其與小鼠ACE2的有效結合。實驗團隊證實了MASCp6感染的肺部存在炎症細胞浸潤,肺泡隔膜增厚,栓塞,上皮損傷和細胞死亡,類似於hACE2小鼠模型中的影響。


SARS-CoV-2 感染導致肺中 NAD+ 相關基因的失調。


NAD+ 補充劑可緩解由 SARS-CoV-2 感染引起的肺炎


在一些氣道中檢測到栓塞,有許多巨噬細胞(CD68 +)吞噬感染細胞。用NAD +(1mg / g /天ip持續3天)治療SARS-CoV-2感染的小鼠後與鹽水組H&E染色檢測到的嚴重炎症細胞浸潤和氣道栓塞相比,NAD+治療組炎症細胞聚集的數量和大小明顯減少。此外,治療後氣道栓塞比和相對栓塞面積均顯著降低(P<0.001。然而,在鹽水和NAD +治療組中檢測到SARS-CoV-2強度和感染面積的可比水平,表明NAD +治療不會降低感染速率,但緩解了其症狀。

圖注:小鼠存活率隨感染時間的變化圖


在基因表達方面,NMN組和NAD+組中的Cd200r3表達均顯著減少,但Cd200r4和Apaf1的表達減少僅在NMN組觀察得到。這些結果表明:補充NMN具有類似NAD+的效果,在某些方面NMN表現更好,不僅可以減輕肺部的炎症損傷、抑制細胞死亡,甚至還可以減少感染動物的死亡率。


NAD+補充劑有助於維持病毒感染細胞中代謝過程的平衡


本次實驗結果表明,補充 NAD +會導致感染區域有限,但不會抑制 SARS-CoV-2在體內的增殖。相反,我們發現 NAD +可以有效預防 SARS-CoV-2 和 ZIKV 分別在小鼠肺和腦中引起的細胞死亡

基於類似的 NAD+失調在 ZIKV 和 SARS-CoV-2 感染的小鼠模型中,NAD +治療細胞死亡的機制可能相似。由上調的 PARPs 誘導的NAD +缺乏會影響許多相關代謝途徑的功能,例如氧化磷酸化、TCA 循環和色氨酸代謝。

NAD+補充劑有助於維持病毒感染細胞中代謝過程的平衡,防止這些細胞死亡,並抑制隨後的炎症反應這可以解釋為什麼 NAD+前體,包括 NMN、NR 和 NAM,在不同的動物模型中表現出抗炎作用,包括衰老、自身免疫性腦脊髓炎、缺血、共濟失調毛細血管擴張症。因此,研究團隊強烈支持啟動一項治療 COVID-19 患者 NAD +或其前體的試驗。


图注:补充NMN后与NAD+相关代谢物的变化


隨著實驗成果的出示,該研究團隊表示強烈支持啟動一項治療 COVID-19 患者 NAD +或其前體的試驗。


隨著世界科研團隊對NAD+補充劑實驗研究的增多,越來越多的證據向我們展示了NAD+對衰老及炎症的作用。 “新冠肺炎是一種衰老疾病”似乎逐漸成為全球學術界的通識。中科院科研團隊的這項臨床前研究更是以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作為研究對象,為NMN治療新冠的作用提供了紮實的理論依據。 NMN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出現在新冠患者臨床實驗中。



NMN和SS-31的抗心臟衰老之路



同為衰老相關疾病的心血管疾病[3],隨著年齡增長,作為泵血器官的心臟會發生老化,舒張和收縮能力下降,逐漸無法將血液泵到全身,最終導致患者心力衰竭,嚴重影響人們的健康壽命[4]。

因此科學家們越來越關注如何利用NAD+補充劑逆轉心臟衰老、維持心臟功能,而作為細胞發電站的線粒體與心臟功能緊密關聯,這讓線粒體靶向抗衰老物質登上了舞台。抗衰明星物質NMN領域一線專家今井真一郎的團隊就於4月13日在美國衰老協會官方期刊《GeroScience》上發表了研究,從代謝層面上展現了線粒體靶向物質NMN和elamipretide(SS-31)的抗心臟衰老作用[4]。


[4] Dreis, M. (2021, September 30). What Is Heart Failure?. GoodRx Health. http://blocked.goodrx.com/conditions/heart-failure




心臟衰老,表現為心臟舒縮能力(心功能)的降低,會伴隨蛋白質豐度降低和蛋白質翻譯後修飾的變化


煙酰胺單核苷酸NMN和SS-31是兩種線粒體靶向抗衰老物質,它們此前已被證明能夠有效恢復老年小鼠的心臟功能[4]。


前者是線粒體能量代謝必需分子NAD+的生物合成前體,主要增強心臟的收縮功能,後者是一種結合線粒體內膜的合成四肽,能夠改善線粒體功能、減少活性氧ROS生成,同時降低促炎症因子水平,主要增強心臟的舒張功能[5-6]。


作為行業先驅與標杆,未來生物科學實驗室株式會社首創性的將NMN添加到健康食品中。獨家專利的自然生物發酵工藝,使產品的安全性與純度性能都有了質的飛躍,並通過了INFORMED SPORTS世界級無興奮劑認證。 MIRAI LAB一直致力於科研及臨床實驗努力將NMN推向普羅大眾的視野惠及千家萬戶,讓科學抗衰的理念更清晰的由人們所認知。